分享

【時光機】結訓撥交 (2010.09.18)

事情要從9/10,衛校撥交開始說起,一大早起來忙東忙西,撐過無聊的大合照和結訓典禮,眾人開始依照軍種和撥交區域排隊,我們抽到北區單位的想當然爾是排在最後才走,中間就被叫去出了一堆公差,漸漸的大夥分道揚鑣,各自被單位領走或是發車載走。
時間到了10點多,大部分同學都離開了,集合場剩下一些陸軍單位、一些醫務兵還有聯勤北區的我們。枯坐在地上心情已經很差了,還遲遲等不到單位來接,更讓沮喪的程度再探新高。終於出現了貌似來帶我們的人員,但是看起來就一副不瞭解狀況的樣子,傳下來要我們簽名的單子也是資訊缺東缺西,這些就算了,但是當我們和一群醫務兵被帶到10噸半的軍用卡車前,我開始感到一絲的不對勁。
中間的過程就不提了,被當作畜生使喚、硬擠在不透風的貨物箱、路程顛簸難耐的那一個多小時我永遠不會忘記。等車子終於開進看起來是營區的空曠場地,眾人下車被帶到一個籃球場集合,原以為已經是結束了,沒想到這才是一切曲折離奇的開端而已.......

坐在籃球場地上又是好一陣子,我們心中猜想各單位應該是會派車來這邊分別接走自己的人員吧。看起來還算像樣的女士官走了出來,向帶領我們過來的人員詢問,那人絲毫沒提到醫牙預官這幾個字,只是說帶了52個新兵過來,其中16個還沒結訓。女士官一聽就眉頭一皺:「沒結訓那過來這邊幹嘛?」聽到這一段對話,我們幾個預官班的同梯都在互使眼色,很明顯情況不對勁,從開始到現在,很顯然我們並不是被帶到見習官應該報到的地方,從他們的語氣和對話推敲,這裡其實是醫務兵才要來的地方。
事情搞錯了,然而我們卻不覺得那群人有想要查證或補救的意思,他們只是接著宣布等會要帶去用中餐,之後會分配床位等等雜事。有見義勇為的同梯立刻舉手要求打回衛勤學校確認,他們倒也立刻打回去,但是沒多久跟我們說過程沒有問題,就是該載到這裡,接下來會住在這個地方一陣子才去部隊報到。還來不及提出異議,就被催促分配床位,這代表今晚真的要住在這個不知名的鬼地方,也同時點燃了我們心中的惶恐和憤怒,不能再坐視不管了,是自力救濟的時候。
幾個同梯利用空閒時間聚在一起分析現況:我們一共有16個人被混在36個醫務兵裡面,被當成合計52人的待撥新兵。由於不相信他們的回覆,有幾個人立刻打回學校給自己的隊長反應這個狀況,得到的說詞是上級正在開會討論解決方案,晚一點會給我們回應;正當我們稍微感到安心時,卻突然得知手機要被統一收走管制,之後要等管制時間才開放使用的命令。好不容易看到的一盞明燈,彷彿又要熄滅,眾人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挑戰一時措手不及,只能讓手機被收走保管。
當日下午,士官長級的人物出面說明了基本現況:該地點為北區補給庫中壢分庫,待撥新兵會在此報到,接受所謂"調適教育"一個星期,才會去部隊報到。聽到這裡我們的忍耐已經到極限了,去你媽的調適教育,這分明是屬於士兵才要玩的東西,憑什麼我們見習官必須一起接受調教。面對我們提出的疑問,對方竟然還堅持說是上級指揮官要先約談結束才能離開這裡,儼然就是當作我們在無理取鬧。
在苦苦等待手機管制開放的時間內,見識到所謂的調適教育是怎麼一回事:簡單來說就是比廉價勞工還不如,他們想到什麼雜事就會叫你去做。第一個任務要我們把垃圾場裡的廢棄物和樹枝全數清空,過程中有多辛苦、心裡有多幹就不贅述,大家心裡只期待能等到衛校傳來的救贖帶我們離開。結束時有個看起來是士官等級的人把我們16個人集合起來,本來以為是要宣布離開的事情,豈知他竟是語帶威脅的要我們不要什麼事情發生就想著往上回報,這樣只會讓自己之後的軍旅生涯很不好過。這種話術想要騙騙一般兵也許可以吧,但是對我們來說只是更加深繼續往上回報的動機,事情如果真的要搞到最大,我們絕對奉陪。                                                           

熬到晚上發放手機,大家都儘快詢問進度,卻等不到一個像樣的答案,於是沒什麼好說了,隊長既然解決不了,就直接上報少校教官,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合理、不該去那邊。最後衛校那邊說會把聯絡的結果直接轉告這邊的人事官,儘快把我們接走。等到晚點名時,終於他們宣布我們16位會在下周一就提前離開,雖然還是要待三天,雖然在這邊多待任何一分鐘都不合理,我們審視情勢後覺得應該已經到極限了,也就沒再多爭什麼,只好忍耐莫名其妙的三天。
接下來就是被使喚去做任何想像得到的粗活、雜事的三天,從掃落葉、清水溝、整理清點倉庫、搬運廢棄物、拔草、砍樹、鋸木頭應有盡有,這就是堂堂國軍口中所謂他媽的調適教育,我們事後才領悟到一切只是巧立名目的手段,實情是這邊雜務太多沒有人手,所以就順勢把待撥新兵拿來當作廉價勞工來用,豈不快哉?
星期天晚上,想到明天早上終於可以離開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結束這場無妄之災,但是已經被吃掉兩天假,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補回來,同時下部隊後又要再撐一段時間才能放假,我們都覺得既無奈又難過。手機發下來後發現我有一通語音信箱,一聽發現是我媽的留言(祝我農曆的生日快樂,並且希望我隔天有放假能回家),當場我就哭出來了,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為什麼要被迫在這邊做這些蠢事,而到此時此刻仍然沒有任何說明狀況或是道歉的消息。

噩夢般的周末結束,星期一的早上在部隊車子抵達之前我們依然還是被拉去做了很多雜事,甚至有一度讓我們又開始擔心是否被耍了,其實沒有人會來接我們?幸好沒有新的插曲發生,最後指揮部的車終於來了,把我們載到北區指揮部所在地,準備接受長官約談並下部隊。
和副指揮官約談時,因為他問我們上週是否有休假,所以這件事情就被如實稟告了,副指揮官聽了之後,給了最確定的結論:這是指揮部的作業疏失,可能是因為剛好在忙高裝檢所以連絡上有失誤,失去的假之後還是會補給我們。
整個事件到此應該是劃下了不理想但總算是個句點?我操!指揮部的作業疏失,這種理由都講得出來?你們高層長官除了肩膀上的階級章之外還剩下什麼,腦袋是有洞嗎?撥交是每年度例行性的大事,只不過是時間卡到高裝檢就可以搞得這麼混亂,到底還有沒有辦事能力?
這些問題我顯然是白問,而且也有答案了,反正上級高層就是一堆混吃等死被供養的混帳。
這份被惡搞的恥辱我一輩子都會記得。
#軍旅生涯  #醫官  #預官  #國軍 
分類:日記

喜愛音樂、語言、電玩、旅遊的三十代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